2022年1月15日

惊心动魄的日本骗保杀人案

作者 adhuang

■ 亚欧札记

该案并非是简单的投毒杀人案件,其牵涉到了罪犯是为了骗取保险金而不惜对不特定的公众下手,制造出骇人听闻的惨案,实际上是一桩地地道道的保险金杀人案件。

□沙银华

保险本是为人们遇到意外时提供保障的一种制度,它为社会安定、人类的幸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福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可一旦保险被人恶意利用,则会出现巨大的道德风险(moral hazard),甚至会出现性命攸关的恶性犯罪。

就在前几天,日本媒体频频报道,大阪地区一36岁中年女子陈尸河滩。警方调查得知,该女子加入不少人寿保险,认为极有可能因卷入骗保事件而被杀害。在一个法制健全的国度,骗保杀人案件并非少见。

例如,1974年,日本大分县别府市发生的“荒木虎美骗保杀人案”,荒木虎美动杀机,涉案骗取3亿日元的保险金。1980年,发生在日本冲绳的“附子骗保杀人案”,罪犯利用附子的毒性(为中药。辛,甘,性大热,有毒),先后连杀3任妻子,骗取巨额保险金。2000年,“本庄骗保杀人案”发生在琦玉县,涉案保险金为24亿日元。最令人震惊的是,1998年发生在日本和歌山地区的骗保杀人案,日本政府将此案定为“和歌山咖喱饭中毒杀人案”。

在此,我们来翻看曾一时轰动日本,让日本人心惊胆战的事件档案。

咖喱饭中混入砒霜

四死60多人重伤

在日本大部分地区,人们会在每年夏天举行一次节日活动(类似中国农村地区的庙会,颇有节日气氛),边祭奠神灵,边载歌载舞,一起聚餐庆祝人们安居乐业。有条件的地方会举行焰火晚会。和歌山县和歌山地区也不例外。根据当地的习俗,人们很自然地会在夏季举行这种节日活动。当难得一年聚会一次的节日来临时,人们想以此来冲淡经济危机给人们带来的心理阴霾。当大家兴高采烈地欢聚在一起、庆祝地方节日时,一件意想不到的惨案发生了。这就是当大伙吃了由社区的志愿者团体在现场烧煮的咖喱饭之后,发生了大规模中毒。许多社区的成员被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造成多人死亡。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和歌山咖喱饭中毒”惨案。

* 事件回放

1998年7月25日,和歌山市的园部社区在举行夏天的庆祝节日时,参加节日活动的社区居民食用了由大会组织提供的免费咖喱饭后,发生了大规模的食物中毒现象。大人小孩都腹痛不已、呕吐不断,当即就有67名居民被送进了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或治疗。第二天,中毒比较厉害的人群中,4名居民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在人们欢庆节日时,出现了前所未闻的大惨案。

惨案发生之后,各大媒体长达数月的跟踪报道,使此案件成为一时间日本社会中最重要的新闻,轰动了全国。

最初,此事件被定性为属于普通的集体性食物中毒。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怀疑是人为投放了氰化合物毒药(剧毒化学物品)所导致,舆论再次沸腾起来。结果耀县陈家山杀人案,警方从咖喱饭中检验出饭中混合了加工过的砒霜,才导致众多生命被剥夺。真相曝光后,社会舆论沸腾到了极点。

此时,警方断定这是有人故意投放毒药,造成众多的不特定对象的伤亡,系故意杀人犯罪案件。为此,开始了对参会者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嫌疑犯进入警方的视野,就是原寿险公司的保险代理人林真须美。该人在巨额保险金诈骗案件中,有众多的嫌疑,包括以诈骗保险金为目的的杀人嫌疑。虽然在该案件中,数名被害者没有因此而丧命。但在杀人未遂案件中,无一例外,都是食用了嫌疑人林真须美亲手做的菜肴或茶水。

在重大嫌疑被发现后,警方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但是没有以和歌山咖喱饭投毒的案由,而是以保险金欺诈为目的,杀人未遂的罪名将林真须美正式逮捕。与此同时,在上述同一案件中,林真须美的丈夫林健治也有参与的嫌疑,警方也以保险金欺诈的罪名将其逮捕。

由于两名嫌疑人都对犯罪事实不予承认,警方只能借助收集大量物证和人证来进行确定两名被告的犯罪嫌疑。在事件发生当天使用过的咖喱饭锅中,检验到了砒霜以及林真须美的头发,并在其厨房中发现了和咖喱饭中同一类型的砒霜。至此,林真须美的杀人嫌疑完全成立。12月9日,警方再次以林真须美于事件当天在咖喱饭中投毒杀人,以及杀人未遂的罪名将其逮捕。12月29日,日本的检察当局向和歌山地方裁判所提起公诉。

* 检方提起公诉

1999年5月13日,和歌山地方裁判所正式开始受理,并公开审理此案。林真须美和其丈夫两被告对诈骗保险金的事件供认不讳,但对咖喱饭中投毒而杀害不特定的被害者却保持否认态度。

2000年10月20日,和歌山地方裁判所对林健治的审理结束,以诈骗保险金的罪名判处林健治6年有期徒刑。

2002年12月11日,和歌山地方检察院向和歌山地方裁判所提起请求判处被告林真须美死刑案件的公诉。和歌山地方裁判所进行审理后,以投毒杀人以及杀人未遂的罪名依法判处林真须美死刑。在整个审理的过程中,被告林真须美一直保持沉默不语。被告方的律师,在判决的当天就向大阪高等裁判所提起了上诉。

2003年12月25日,和歌山地方裁判所对41名受害者本人或受害者家属提起的请求损害赔偿的民事诉讼进行判决。该裁判所判决两被告向41名原告赔偿1.18亿日元。

大阪高等裁判所经过了12次的公开审理之后耀县陈家山杀人案,于2005年6月28日进行了判决。二审裁判所驳回了被告提出的上诉理由,支持一审对被告判处死刑的判决,维持原判。

被告不服,向最高裁判所提出了上诉。由于该案涉及面之广,涉案人员之多,无法在短期之内简单结案。一直到2009年4月,日本最高裁判所驳回被告的无罪主张,维持一审和二审的原判,判处被告死刑。

骗保杀人罪恶累累

三审判决尘埃落定

该案之所以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惊,其原因是,该案并非是简单的投毒杀人案件,其牵涉到了罪犯是为了骗取保险金而不惜对不特定的公众下手,制造出骇人听闻的惨案,实际上是一桩地地道道的保险金杀人案件。

实际上,罪犯在制造这起投毒杀人惨案之前,已经犯下了多起投毒杀人案,其目的就是为了杀人骗保。而且罪犯在多次犯案中,骗取到了巨额保险金尝到了甜头。由于警方已经在着手秘密调查,罪犯为了逃避追查,采取了瞒天过海、特意制造假象的手段,对不特定的广大社区成员下手,达到其企图转移视线的目的。如此残忍的手段,引起了日本社会的震惊。该案无疑给长期处在经济萧条的社会带来雪上加霜的打击。

惨案发生后,被害者家属、幸存的被害者本人以及整个社会舆论导向,都呈现出情绪的激动。面对惨案和被害者家属的悲哀,司法前线的法官们却依旧镇定如山,以法律为准则,以公正司法为职责,以他们的实践经验和智慧,克服种种困难,在案发11年后,走完了此骗保杀人案件的审判程序,将罪犯绳之以法,接受了国民对他们的检验。